主页 > I悠生活 >【无形.愚】时代失格 愚乐无穷

【无形.愚】时代失格 愚乐无穷

2020-06-13 364浏览量
【无形.愚】时代失格 愚乐无穷

得以前看太宰治的《人间失格》,很喜欢主角叶藏发明的那个「猜反义词」游戏。书里面他这样解释道:「例如黑的反义词是白,但白的反义词却要是红,而红的反义词则是黑。」叶藏认为通过这游戏,转换词彙的能指与所指,便能产生出新的联想,对于写作,尤其是写诗,特别有帮助。当中他和友人堀木玩的那一段更是充满了启发性:「那顺便问你,女人的近义词是甚幺?」「内脏。」「你啊,真的对诗一窍不通。那内脏的反义词是甚幺?」「牛奶。」「这答案还有点意思⋯⋯」

自此以后,我经常也会和自己玩这个「猜反义词」游戏,重新思考一些本来相反的字词,看看会不会找到其他合理的新想像。最简单的例子就是「生」与「死」,作为生命的「开始」和「终结」,「生」、「死」二字很自然是相反字;但如果相信生命有轮迴,那幺「生」与「死」便只是一种互相交替的延续;而在哲学上,因为有「死」,才显出「生」的价值;有「生」,才赋予了「死」的意义,两者又更像是互为因果,并非相反关係。用这种方法玩下去,有很多约定俗成的想法,都可以被颠覆或转换成新的意象。例如将「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」改成「夕阳无限好,好在近黄昏」,在完全相反的意境里,你觉得哪一种「夕阳」更美?又例如「love at first sight」和「love at last sight」,哪一种爱更动人?

有时我又会把这个游戏套用来观察时代,以「概念化」的形式来解构一些社会现象或文化迷思。例如有很多人认为「纸媒」的「反义词」是「网媒」。但细心想想,事实又好像不是这样。起码在香港,两者都需要读者,收入都要靠广告或资助,除了载体和手段不同之外,在本质上两者其实是相似的,所以「纸媒」和「网媒」应该是「近义词」。那幺甚幺才是「纸媒」的「反义词」呢?我想,可能是「Meme」吧?而随着时代的改变,有些词彙的属性原来也会跟着改变。例如,以前「反对派」和「建制派」是「反义词」,现在却变成了「近义词」;「中」、「港」本来是「近义词」,但相信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比较接近是「反义词」了。

当然,怎样去阐释和理解都是很主观的事,这游戏并没有标準的答案,旨在启发我们想像。而在这里,我特别想提出一个字来跟大家讨论一下,就是「愚」这个字。「愚」的反义是「智」,但怎样才称得上是「智」?「愚者」和「智人」,在现实中又该被怎样定义?

如果以香港主流的价值观来看,答案或许很简单,就是「钱」。当你上到车买到楼,有了「钱」,过着「好」生活,便能站在「成功」的一方,自动成为了「智慧」的代言人;相反,如果你没「钱」,你「穷」,便会被标籤为「废青」、「废中」、「废老」,注定了要与「失败」同行,而原因往往只是因为你唔够「精」唔够「醒」,因为你「蠢」,才不懂得赚钱。然后,一切与「钱」无关的「梦想」都是「多余」的,因为所有不具效益的选择,都是「不智」的决定;所有徒劳无功的行为,都是「愚笨」的表现。

整个城市都相信「智」与「钱」是「近义词」,大家都很努力地让自己走在成为「智人」与「有钱人」的「正确」路上,并单一地歌颂着它们所带来的禆益,同时继续嘲笑其他「错误」的异路人,以作为巩固自己信念的方法。以上这些都是普遍香港人的价值取向。可是,随着单一价值观的构成,大家都在不知不觉中让自己陷进一个单一的高度竞争的环境之中,然后逐渐变成一式一样的人:为了得到更好的待遇,你愈来愈不敢忤逆公司;为了更快买到楼,即使无良的地产商把单位面积建得愈来愈细,你也照样买单;食肆的套餐价钱愈来愈贵,味道却愈来愈差,你也没有办法,因为楼下的商场来来去去只有那几家快餐连锁店;即使地铁愈来愈逼,每天早上你还是要挤进去,因为準时返工比一切都重要。于是每逢假期你都忍不住要往外跑,以为通过旅行可以调节心情,却没想到还是会在那些异国旅游胜地里,碰头碰面地遇上愈来愈多跟你一样的香港人?

最后,你可能已习以为常,或终于发现,没错,有了「钱」后能过上较好的物质生活,不过比从前却更容易感到「焦虑」、「烦躁」、「不安」、「惊恐」、「惶惑」、「抑郁」等负面情绪,但你还是没办法在这个单一的高度竞争的环境之中挣脱出来,只要你仍然相信「智」与「钱」是「近义词」。而如果你有孩子,你甚至会急不及待地把他们投放进这样的竞争环境中,要他们赢在起跑线上,要他们更具竞争力,奢想着在将来竞争更激烈和更单一的环境,他们可以更加「成功」地成为更加「有钱」的「智人」。可是,如果有一天他们跟你说他们想去追求自己的「梦想」,你可能会畀佢激死,或者一巴打死佢?

我不知道这种对于「钱」的崇拜,对于竞争的投入,在这个后资本主义时代里,究竟终归有没有出路,箇中的道理究竟又存在着多少「智慧」。我反而认为那些走在异路上的「失败者」,他们因为没有被「规限」和「驯服」,相对之下的生活其实「自由」和「自在」得多;我也相信着被称作异样的「梦想者」,他们仍然拥有各自尚未磨平的「稜角」,充满着各种不同的「形态」和「状态」,能不断启发我们作出「反思」和「想像」;我更庆幸这些不为主流所接受的「愚者」,敢于用自己的方法回来做自己,能让我们体会到,即使时代再坏,生命仍然拥有着无限的「可能性」,而不是没有选择的一式一样。

在这个层面上,「愚」和「智」,究竟是「反义词」还是「近义词」呢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sunbet(官网)800|专注生活互联网|新闻主要来源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宝彩票手机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濠娱乐79